实名举报安康市五里镇党委书记周登群

大秦网 1209 0

  中国的农村还处在宗族把持、豪强横行的时代吗?

  我是王宗厚,1950年生,居住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五里镇朝阳社区九组。我的承包地有一块位于五里镇二级路边,面积1.3亩。1981年土地承包到户我户就取得3.5亩承包地;2004年重新换证予以确权,证号042201009;2019年农村承包地确权换证证书编号610902104004090008Z,承包方编码610902104004090008,然而朝阳社区组长陈朝银将我1.3亩承包地以46万元出卖给汉滨区国义现代农业发展公司油茶种植基地老板、汉滨区政协委员王国义。我的耕地是国家永久基本农田,现在他们在耕地上搭建活动板房,开办沙场,致使我无法耕种。我今年已经71岁,没有经济来源,全都指靠这块地生活,现在地也没了,我以后怎么生活呀?

  自周登群2013年担任五里镇党委书记以来,我多次找到五里镇人民政府反应此问题,而镇政府不管不问不作为。随后安康电视台采访关注此事,人大主任承诺调查处理此事了无音讯。2018年反映至陕西省,五里镇人民政府回复:因时间久,要彻底调查处理此事需要一段时间,具体该事情是否涉嫌违纪违法,五里镇政府已组织由纪检、国土、农经、村组等相关部门成立的调查处理领导小组,结果也将上报给贵网。到现在也是查而无果。2020年11月汉滨区委第二轮对村(社区)巡察工作巡察朝阳社区,我向第四巡查组唐组长、陈组长反映问题后,巡查组到我家、耕地现场及社区调查核实后汇总区委,之后移交五里镇,由周登群书记负责处理此事,处理结果遥遥无期。拖至腊月间,周书记说快过年了,让等到正月十五过了,成立区镇两级调查组会同区自然资源局处理此事。调查期间,社区陈某某私下找到我,说给我30万,此事两清,不要再向各级部门反映此事。私自出卖了46万为何只给我30万,剩余16万我敢断定被陈朝银用于贿赂镇领导上下打点分赃。2021年2月3日反映至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回复:关于网民反映“汉滨区五里镇朝阳社区违法卖地,搭建活动板房办砂场”的问题。经过调查, 王宗厚,现年71岁,汉滨区五里镇朝阳社区九组村民,该组组长为陈朝银。1958年因修建安康八一水库,王宗厚由原居住地松坝公社(现汉滨区谭坝镇)移民至五里镇朝阳社区(原永红村、李家坝村、朝阳村合并)居住。1981年土地承包经营到户时,该户取得村集体3.5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其中有1.05亩位于316国道南侧原永红村一组。1988年修建安恒二级路(316国道)倾倒渣土,将316国道南侧低沟地块覆盖,致使该地块地形地貌发生改变,面积增大。此后,王宗厚与朝阳社区九组就该处土地争议不断。2019年土地确权发证将该处地块确权至王宗厚户下。经初步核查,五里镇朝阳社区九组对该处地块土地进行转让,存在土地侵权问题,五里镇政府与区自然资源分局已成立联合调查工作组,依法依规开展调查处理工作。该处地块上活动板房为荣和生态园在2018年2月份(春节期间)私自搭建,经营业主为王国义,违法搭建面积约93.8平米,核查未发现开办沙场。针对该处违建五里镇“两违”办已立案,正在对非法搭建物组织拆除。省委巡视组巡视安康期间,4月13日汉滨区冯荣平区长到我家及耕地现场调查了解此事后没有结果。

  之前已就此事咨询过省自然资源厅,省厅答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章 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 第十四条 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相关问题请向区政府反映。现在我找到政府询问处理情况,让我走司法途径进行诉讼。政府试图让司法介入后,将自身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纵观整个事件发生过程,组长非法卖地,剥夺了当事人与村民的同等待遇,朝阳社区九组置国法于不顾,严重违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捍然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对抗国家法律与政策,可五里镇人民政府没有尽其责任放任村组的行为,不采取措施加以制止与纠正,造成村组违法自治,使村组织的权力凌驾于国法之上,使朝阳社区变成一个以强欺弱,以势力欺压个体,欺负外来移民,没有法律可讲,影响社会稳定的违法组织。镇政府一边答应解决问题一边拖延时间,玩金蝉脱壳之计,把问题留给下一任,三十六计走为上。多次失信于人,使政府公信力丧失殆尽。把时间再往长推移一点,一个劣迹斑斑被多次行政拘留有犯罪前科的人是如何当选组长的,当上组长后出卖王远红的承包地,出卖老316国道边斩断梁处村集体土地20余间宅基地,2012年五里工业园区深圳凯翼通工业园在本村征用集体土地公款9万余元下落不明,煽动村民堵村道,堵凯翼通工业园物资进场道路,2013年9月我拆旧建新在原址建房施工强行断电迫使我停工长达7个月,2018年堵阳安二线铁路施工道路。以上种种暴露出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不力,对上级巡视巡察、督察检查反馈的问题整改不力,对违法占用耕地农地非农化问题监管处理不力,对辖区出现的黑恶势力、宗族势力不制止、不上报,放纵、包庇其违法犯罪,基层干部强揽工程、强买强卖,在征地拆迁中设置障碍、索要好处,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组织力欠缺,对基层换届选举监管责任不落实等问题,实质是基层政府治理能力差,领导能力不足,导致贪腐违纪案件发生。

  2020、2021年两会期间我表达了我的诉求要向全国两会反映,政府获悉后,指派大量人力进行维稳,一再拖延时间,而事情处理却没有进展,敢问五里镇人民政府为何宁愿将精力花费在维稳拖延上而不务实解决问题,难道其中有贪腐保护伞掣肘?我本是为国家建设做出贡献的“功臣”,然而却受到这般无礼和不公,试问父母官不觉得汗颜愧疚吗?

  举报人王宗厚 15399154306

  2021年7月1日

  附附件1-7

实名举报安康市五里镇党委书记周登群 第1张

实名举报安康市五里镇党委书记周登群 第2张

实名举报安康市五里镇党委书记周登群 第3张

实名举报安康市五里镇党委书记周登群 第4张

实名举报安康市五里镇党委书记周登群 第5张

实名举报安康市五里镇党委书记周登群 第6张

实名举报安康市五里镇党委书记周登群 第7张

  现场举报

实名举报安康市五里镇党委书记周登群 第8张

  2013年实名举报

实名举报安康市五里镇党委书记周登群 第9张

  新闻报道还原事情经过

  

  一个农民的控诉

  

标签: 安康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